betway体育|betway体育注册|betway必威中文官网

岜仙传说,儍憨小传新编

□陈开福

话说,从前有一个傻憨,名字叫石心。这人从小傻到什么程度呢?别人送给他东西,他一概不知道要。他不是把人家送给的东西,撂在一旁不往家里拿;就是把东西统统送给别人。所以,父母就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字。
  石心长大后,在一家财主家当长工。除了老老实实干他的活外,他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要。到了年底,财主家赏给他一袋面。他用手一提,哎呀,什么东西呀这么沉,谁要谁要吧。这袋面就这样归了其他长工。
  回到家,母亲问:“过年了,主人家没给你点东西吗?”
  石心说:“给了。给了一大袋东西。”
  “啥东西呀?”
  “不知道。”
  “怎么没见你拿回家来?”母亲又问。
  “死沉死沉的,孩儿没心思往家里拿。”
  “你真实个傻憨!”母亲摇头叹道,“你说养你这么大有啥用啊,啥东西也不知道中用!你就不知道扛在肩上驮回来吗?”
  石心应道:“孩儿记下了。”
  石心在财主家又干了一年。由于石心老实勤快,到了年底,财主家竟赏给他一头驴。这一次他不送人了,他记住了母亲的话。他把驴往肩上一扛,哼!都说我傻,俺娘也说我傻,我把驴扛回家去,看谁还说我傻!他心里犯着嘀咕,扛着驴小跑似的往家跑。
  路过一大户人家门口。石心扛着驴正往家走着,突然被身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喊住了。女子说,她是这大户人家的丫鬟,她家小姐有话要问。于是,石心只好扛着驴,掉转身跟着丫鬟去见小姐。
  小姐斜倚着红大门,见丫鬟领着石心过来,问道:“大哥,这驴你怎么不骑着,怎么扛着呢?”
  石心说:“去年年底,东家送俺一大袋东西。俺没往家里拿,送给了别人,俺娘就说俺傻。俺娘说了,东家再送俺东西,教俺扛着回家。”
  小姐一听,扑哧一声笑了,笑得弯腰蹲在地上站不起来了,一个劲的让丫鬟帮她揉肠子。
  这情景,被小姐的父亲李员外看得清清楚楚。他忙叫家人把石心请到府内,说是要择石心为婿。
  原来,李员外膝下有一小女,名字叫月蓉,生得是娉娉婷婷,花容月貌。但有一缺陷,那就是从小到大没见她笑过。或者说,她压根就不会笑。李员外为了让小女能够笑一笑,可谓访遍了各路名医,使尽了各种方法。但谁都没办法让月蓉笑一笑。于是,李员外发下誓言:谁能让小女笑了,他就把小女许配给谁。结果就招了一大群笑星来。有说笑话的;有出怪洋相的;还有演滑稽戏的。搞了好几天,谁都没能让小姐笑一笑。
  这天,闲着没事,小姐就带了丫鬟在大门口望风。正巧,她看见一个扛着驴的人从大门前路过,心生疑惑,忙让丫鬟去喊过来一问,从此便一笑不止。
  真是踏破铁蹄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看见小女笑得那个样子,李员外真是从心底里乐开了花。他答应一定要把小女嫁给石心。
  石心说,这样的事,他得先回家跟他娘说一声。然后他扛起驴回家了。
  母亲见石心扛着一头驴回家来,气便不打一处来:“哎呀,你这傻瓜!放着一头活驴不骑,你扛着回家干啥?”指着那头驴,又说,“这种东西是让人骑的,你过来我给你骑骑看。”她骑上驴演示给儿子看。
  石心只好又说:“孩儿记下了。”然后就把在路上遇见小姐,李员外要招他为婿的事跟母亲说了。
  母亲一听,愁苦阴暗的心里,立即就阳光灿烂了。“是吗?我的傻儿。是真的吗?你可不能戳哄娘!”
  “孩儿不会说瞎话。”
  “那你还不赶快去呀!”母亲一激动,嘴巴张得更快了,“对了,骑着驴去,骑着驴去快。来,傻儿!娘这就教你骑驴。”一会儿功夫,石心就学会骑驴了。母亲担心这儍儿子又做出傻事来,就一再嘱咐道:“记住了,我的儍儿。千万不要再扛着驴,扛着媳妇回家了,一定要骑着回来!”
  “娘啊,你放心,孩儿记下了。孩儿一定骑着回来。”
  到了李府,石心对李员外说,他娘要他一定把小姐骑着回去。李员外一听,坏了!招一傻子来了。我们这是大户人家,岂能招一傻子做女婿。不行,这绝对不行!得和女儿说,这门亲,绝对不行。
  谁知和女儿一说,月容竟梗了脖子,死活要跟石心,非石心不嫁。员外又极力劝说,不料,月蓉又只会哭不会笑了。员外无奈,只好把石心来府上的原话跟女儿说了。谁知月蓉听了,咯咯咯地又笑了起来。员外心下一想:这也是缘分前定,傻人自有傻福。有啥办法呢!最后还是依了女儿。
  石心还在傻等着,一直在默念他娘嘱咐的话。等又见到员外,他还是说,他娘要他一定要把小姐骑回去。
  员外让月蓉去回话。月蓉红着脸,偷偷地跟石心笑道:“傻憨哥!沉住气嚒,不要慌,天还早着呢!等到了晚上进了洞房,你爱咋骑就咋骑。你要是不骑俺,你就是不听你娘的话。”
  石心傻笑着应道:“小姐说得极是,俺记下了。”

广西南宁市上林县木山乡木山村东北部,有一座山叫岜仙,岜者,壮话山的意思,岜仙,指的是有神仙居住的山。这座山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美丽的传说。
  相传,古时候,在上林县东府乡(现木山乡)有一个叫岜寨的小山寨,寨里只有七、八十户的人家。这个山寨归一个卢姓的财主管,其他户都是卢财主的长工、奴仆。在山寨的最东边住的是一户叫蓝祖旺的人家,其祖宗七代都是卢姓财主的奴仆,到蓝祖旺的这一代,由于卢财主带队去山上打猎时遇到大狗熊,卢财主一箭射冲了野熊的肚子,狗熊受伤被激怒了,冲向箭射来的方向,卢财主慌了神,掉下弓箭转身就逃。受伤的狗熊是最可怕的,非和对手打个你死我活不可。这回卢财主悲催了,一路狂奔,大叫救命。两个随行护院冲出护主,虽然用大砍刀砍伤皮坚肉厚的狗熊,但还是被狂怒的狗熊一串连环掌拍死一人,重伤一人。这时,猎户出身的蓝祖旺,顶身而出,用一根长茅冲狗熊的前脑刺去,刺入了狗熊的胸腔,蓝祖旺也被受重伤的狗熊拍飞,受了重伤。狗熊拔出长茅,一股黑红的鲜血狂喷而出,狗熊血尽而亡。
  卢财主感谢蓝祖旺救命之恩,赠给蓝祖旺200斤木薯还有两匹土布。并免除了蓝祖旺一家的奴籍。蓝祖旺一家恢复了自由人良籍;可是祖宗七代都一直是卢家的奴仆、长工,除了做长工和上山打猎,根本没有别的谋生本事,虽然不再是奴仆,蓝祖旺一家依然在卢家大院里当长工,蓝祖旺的儿子叫特宏,已是十二、十三岁的大孩子,看着父亲、母亲一天天的为卢财主做长工,没有一天的安逸,便问父亲:“爸,我们不是已免奴籍,成了自由人了吗,为何还要给卢财主做长工呢?”
  蓝祖旺长叹说:“儿子啊,父亲祖宗七代都是家奴出身,到我这一代,因为主家爱打猎,我自少陪主家去打猎,才学得一点打猎的本事。说真的,除了和主家做长工,吃主家饭,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营生,所以才选择继续在主家家中做长工。”
  “你不是会打猎吗?”特宏问父亲。
  蓝祖旺回道:“打猎春夏秋冬三季可以度过,可漫长的冬季,动物们都猫冬了,我们吃什么呢?”
  特宏听罢不再言语,可心中不再做长工的念头已经如沐雨的小苗,滋长了起来。
  一年后,蓝祖旺因旧伤复发而不治身亡,母亲悲伤过度不久也病故。当时特宏才十四岁,特宏心中不愿继续做长工。一天他问卢财主:“主家,人家做长工的都有工钱,怎么我没有工钱啊。”
  卢财主说:“你人小力弱,我养着你都不错了,你还想要工钱啊?该死的奴才!”
  蓝宏说:“主家,好象你已免了我家的奴籍,我应该是自由人。我做工应有工钱啊?还有你讲我人小力弱,可是自去年开始,我每天做的工和别的长工是一样多,怎么我就不得工钱呢?”卢财主无话可讲。他是一直把已经是自由贫民的特宏一家依然当自家的家奴看待,自然就没有工钱了。
  卢财主不愿失去勤劳肯干的特宏这个小长工,便又劝说道:“如今已经是年末,明年开始,我计你工钱;一年给你十贯工钱,两身衣服,怎么样,还包吃包住。可以了吧?”
  特宏想了想,在这个穷山弄,要工钱到时买东西还是在木山街上花,街上开店的,十有八九是卢财主或卢财主亲属开的店,还是把钱还给卢财主他们。于是拒绝了卢财主的工钱,想了想说:“我不要你的工钱,也不要你的衣服,到明年年底,你给我一斗高粱,一斗小米,一斗豆子作种子,再给我一把锄头,一把月括,一把柴刀,一把斧头就可以了。”财主算了算比给工钱花费少了不少,就答应了。
  转眼,又是一年过去了,勤劳善良又能干的特宏给卢财主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卢财主舍不得放特宏外出做自由贫民了。
  到大年夜,卢财主想出了计谋,明天将是特宏出门外出自主谋生了,卢财主为了绝了特宏的作自由贫民的念头,用竹篮装一斗(二十斤)高粱,一斗小米,一斗豆子,都放到开水中烫过后,再放在火灶上烤干,然后再用三个竹篮装给特宏。
  初一早上,特宏用三个旧布袋装了三斗种子,特宏对这来之不易的种子很珍惜,把竹篮里的种子,倒进布袋,还用力拍了拍竹篮的帮。生怕有一粒来之不易的种子夹在篮缝中。卢财主给的那一把锄头是财主家中最烂的,那把刀括是用了三年的,只剩下巴掌大的一片,那一把斧头是卢财主家里放久不用,生了锈的,而柴刀更是用得只剩个边,几乎成了镰刀了。特宏也不计较,挑起种子、工具和自己的一些破被烂衣服合作一挑,挑上肩头,上了山,翻过了三座高山,过了四个弄场,他到了一个叫弄鸡笼的山弄,这个山弄宽有三百多米,长有五百多米,弄底平坦,长满了野梨树与野生柠檬树,特宏决定在这里安营扎寨了。
  他看了一下弄场的地势,在一个靠山的位置用斧头砍倒七八棵大树,平整出一片两百平方米的平地,以树木接为寨栅栏,搭木架房子,用茅草和树皮盖了房顶,用木条结门,以石头砌为墙,修出一个三间的小茅房。用了三天时间,才把房子修好。
  正月初五,人家还在家里猫冬,他就开始在山弄里砍树,割草,一堆堆的放在一起,用近十天时间。他砍出一片宽五十米,长200米的一片地,树木枯了,割倒的杂草杂树干了,特宏用火镰打燃了枯草引燃已干枯的树枯,一场大火,把砍倒的枯树、杂草烧个干净,现出了千万年没有开拓过的油黑的土地。
  他用锄头挖开土地,用月括开垅挖穴,阳春三月,他把三斗种子,都种下了地。他还走了十多里地到山外地头,捡了人家掉在地头不要的木薯杆,和十几个已在地里发芽的红薯头。挑回来,砍成小块,种到还剩的边角地块里。
  从此他勤快的淋水护理,守在田头地角,过不久,后种下的木薯发芽了,红薯也长苗了,可卢财主给的三斗种子,竟不见一棵苗。特宏知道自己上当了,被卢财主骗了。他白天在山弄四周山中打猎,挖怀山、葛根、野菇。晚上点燃火堆守护禾苗。终于,有一天,他发现那片平坦的生荒地中长出了一棵高粱幼苗,原来,这是一个夹在竹篮缝中的种子,卢财主没有经过开火烫,被宏儿拍篮底时落下,故三斗种子,长出了这么一棵苗,特宏心中珍惜得不得了。虽然他吃野菜、吃葛根,吃苦受寒,可有了种子就有了希望。就有了继续奋斗的决心。
  小苗,在特宏的精心护理下一天天长大,从一棵小苗,又曼长出五棵枝苗,共六根茎苗,就不再长了,茁壮的高粱苗,给特宏带来无限的希望。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首先是最早长出的主茎上长出了高粱花,过几天,那六棵分茎也开了花。六棵茎苗上长出的高粱花,让特宏心中象吃蜜一样甜。看着高粱将成熟,下一步扩种高粱的希望就要实现。一天,特宏到山弄外的山上看他装的陷井是否猎到野物;忽见飞来了一只大鸟,到已成熟的高粱杆上停下,一口叨住高粱杆,切断高粱穗飞向东方山中。
  特宏奋起直追,追了三七二十一座山,巨鸟叨着一颗斤多重的高粱穗也飞不快,百多两百米又歇一程,特宏在地下跑也追不上,从早上追到下午,大鸟飞到一座云雾燎绕的高山半腰,在一棵细条高顶的树上停下,不久特宏也追到大叫:“大笨鸟,你不把我的高粱放下,等下我打下你就把你烧烤了吃掉。”大鸟不理他,他就捡石块打树上的鸟儿,鸟儿又惊飞起来,向山顶飞,特宏又飞跑着追,将到山顶,鸟儿累了,不得不掉下高粱,可高粱穗象长眼睛一样落到一条只有尺来宽的山裂缝中,特宏在几米远处来不及接到。只有看它掉下深深地黑暗石缝之中。特宏砍来一条小儿手臂粗的的鸡血滕,长有三丈。一头绑在树根上,一头绑在自己腰间下到山石缝中,不久他又爬上来,看不到底,他又砍来三条五丈长的大拇指粗的葛滕连成一条再次下到山石缝中,爬了一个多小时,到了石缝底,寻着了高梁穗。正高兴之际,耳中忽闻琴韵歌声,忙寻声眺望,只见缝侧连着一个山洞,他轻轻地走进山洞深处,又见洞里十多个男男女女,穿着轻纱绿绸制成的华丽衣裳,个个美貌无比,有的正在唱歌弹琴,有的正在下棋练剑。特宏是个农村孩子,唱歌弹琴他不会但下棋他却会。平时总爱看人下棋,于是他到两个正在下棋的鹤发童颜的男子身边看他们下围棋,用柴刀垫在屁股下坐着。下棋良久,肚子饿了,两位下棋的老人叫他和他们一起去吃饭,他们到一个巨大的形如馒头的巨石边,用手一挖,就挖出一块拳头大的松软的馒头块,给特宏,特宏也不做声,也吃起来,竟是白面馒头的味道,连吃了几块,口渴了他们又到一池清清水池中,用一只葫芦瓢淘水给特宏喝,水很甘甜,象蜜汁一样甘美。
  吃饱喝足之后,又和这两位老先生回到棋盘边下棋,这样连续三天,特宏记得该回家了,起身告别要回家,只见屁股下的柴刀木柄已经烂掉了,而身后放的高粱穗也已经烂成泥土。回身找到那道滕条,一抓竟也烂成腐土,他回不去了,于是他大声哭了起来,那些穿纱带绸的美人们过来问他为什么哭,他说他是从山腰石缝上爬滕下来的,如今滕枯烂了,他无法爬上山缝回不了家了,下棋的一老人给他一本心经并安慰说:“无妨,你闭上眼睛,我送你出去。”特宏闭上眼睛,只感觉如一阵轻风吹过,转眼他到了一个小山洞中,只见山洞有三百平方那么宽,大洞之两侧各有两个小洞室,象是个天然形成的仙人洞府,有一条石砌的台阶通向洞外,洞口不大,只有一米多宽。原来他已到岜仙山脚下。
  他回到他的鸡笼弄场,发现自己的胡子有五寸长,头上竟是披头散发有三尺来长,自己种下的高粱、红菇、木薯已自己疯长成了野物,长满这个山谷。他走向山外,在山坳中见到一个相识的猎人,他竟认不出特宏,当特宏讲自己是蓝祖旺的儿子特宏时,猎人才惊叹,你不是三年前就失踪了吗,我们都以为你被野兽咬死了呢!特宏方才知道自己是遇到了神仙,那山缝亦是阴阳界,正是“洞中方三日,世间已三年”。
  特宏再回到弄鸡笼,已经对种田种地索然无味了,在弄鸡笼生活,过两年后,他搬到他从仙人洞中出来的小山洞中居住,每当初一、十五的三更时,在洞中可听到仙人洞中唱歌弹琴的声音。他很是向往神仙的世界,便在小山洞里吃斋念佛,修练心经。从此只吃素食不再杀生,在小山洞中修练了十八年,特宏便在洞中坐化成仙,从此归入仙班。
  但特宏感念家乡的父老乡亲,在坐化的仙洞中留下神念,如方圆百里内的乡亲有困难可消香求拜,特宏的神念会告诉特宏,特宏便显灵相助,帮有缘人渡过难关。

郭尔隆是明末清初兴化大地上轰动一时的农民起义军领袖。他在仙游五坪山聚众造反,有关他劫富济贫的传奇故事,至今许多人还不知道,因此我把这个莆仙大地上的真实故事补写出来让大家共同欣赏。

话说公元1631年,仙游大济三会村一家姓郭的贫苦农民家里出生了一个男孩取名尔隆。尔隆从小伶俐,六岁时父亲送他入私塾读书总是名列前茅。可是好景不长,九岁时父亲病故,留下兄妹母子三人。母亲寡居牵子,白天地里干活夜里做些针线维持家计。十一岁时母亲实在无钱供他读书,郭尔隆只好停学去邻居财主林员外家放牛,以减轻母亲的负担。

林员外是大济地方乡绅,田地多,雇用三十多人长工,财势力成为一方霸主,就是每任县官也要敬他三分。这林员外生有一男一女,儿子名叫摇水,不务正业,整天仗势欺人,女儿叫惠儿,眉目清秀且心地善良。惠儿从小与郭尔隆同窗学友,她见郭尔隆虽然落魄为长工,还常拿一本破旧的书在月下读书。小惠儿十分敬佩,就热情地对他说“今后我读什么书,也给你多买一份,无需再看别人丢弃的书了”。从此,二人常常抽空互教互学,郭尔隆十分感激。年轻的郭尔隆白天打工,暗地里习文练武,胸怀大志,经过长期努力他学业大进,对古典文学,唐诗宋词十分兴趣,特别爱看古典小说,并且能说会道,常常有一班工友和村民聚集在他身旁听讲古。他讲的故事有头有尾,风趣生动,让人们忘掉一天的劳累,加上他为人和气尊敬长辈,因而深受众人喜爱。

光阴荏苒,不觉郭尔隆在林家打工有九年时间,小惠儿也长成窈窕淑女。在长期的生活相处中,她亲眼目睹郭尔隆为人处事:勤劳勇敢,聪明好学,这一切深深打动少女之心。几番要把心事向父母吐露,只是羞于出口。思来复去,决定冲破礼教束缚,主动向郭尔隆母子当面提出,要郭母向他父母提亲。郭尔隆喜从天降,觉得有林惠儿这样美貌善良的女子作为妻子一生足矣。可是郭母却担心道:咱两家贫富相差太大,只怕你父亲定难应允。惠儿说:无访,我母亲最疼爱我,只要我愿意,母亲无不允之理。郭尔隆央求母亲道:娘亲啊,你就去林家试试看,或许缘分巧合,天从人愿也未可知。

郭母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来林府向安人邱氏说道:安人啊,我家儿子在你家做工也有九年时间了,不知安人觉得我儿子人品如何?安人道:你儿子从小在我家长大,是个既勤劳又聪明的难得孩子,谁家女孩子能有幸嫁给他,也是有福气啊!郭母听见安人称赞自己儿子,心中一喜,觉得有机会开口求婚了,随即道:安人啊,这男大当婚,女大须嫁,你家惠儿也已长大,可她是千金小姐,我儿子不自量力想向你家求婚,未知你愿意否?

安人一怔,这叫我怎么说?要讲二人品貌确实般配,只是惠儿父亲势利眼,常说女儿要找个门当户对的,这事要我做主是一百个同意,当然主要还是要过她父亲这一关。郭母随道:望安人在员外面前说几句好话,我在家等你好消息。邱氏送郭母出门,并说:这事你放心,我会尽力劝说员外。

再说林员外看女儿已经长大,为她择婿是目前头等大事。安人乘机说道:是啊,女儿长大了,应该为她择婿,昨日郭尔隆母亲前来提亲,我看尔隆从小在咱们家长大,为人诚实,她俩从小青梅竹马,我看就允承他吧!林员外听说了,不觉怒上心来,大声吼道:你这是什么话?咱家女儿嫁给一个长工?我是有名望的乡绅,若无门当户对的富家公子,我是万万不能答应的!夫妻俩正在争执,家丁报说外面有二位客人求见。林员外叫安人进内,往外厅接见客人。原来这二位客人是郊尾“伍狮王”的儿子和孙子前来求婚,这“伍狮王”是名门望族,一门四代同堂,一百多口人尚未分家,只因“伍狮王”的孙儿王华与林员外的儿子林摇水,一对富家子弟臭味相投,寻花问柳、赌场常客,时常往来,偶见林惠儿容貌如花,神魂颠倒,求父出面非惠儿不娶。因此,今日父子登门正式求婚。王家父子说明来意,林员外早知“伍狮王”是有名的乡绅,又见王华身材魁梧,心想:这正是门当户对,也是天缘凑巧,不假思索满口答应。随即王家父子回家备下聘礼。.定聘之时林员外见王家聘礼非常丰厚,喜说:果然名门富家出手大方,随即定下婚期。

光阴似箭,转眼间婚期一天天迫近,林惠儿心急如焚,暗地里求郭尔隆设法逃婚。郭尔隆回家跟母亲说起此事,郭母惊道:儿啊,林家势炎连天,我们家贫如洗,况且惠儿又许王家,二家都是有势力的,你切不可不自量力,招来灾祸。郭尔隆见说,痛苦万分,自思我为什么不能爱我之所爱?归根结底只为“贫”、“富”二字,生生拆散一对美好良缘。这天回到林府,心乱如麻,愁眉不展。好友陈新见及堂弟郭尔贤问他有什么心事?郭尔隆便把惠儿求他设法逃婚及母亲不肯应允等,一五一十向二位知心朋友诉说。陈新见是个极有心思的青年,他提议“既然你们两情相悦,真心相爱,只有带惠儿私奔这条路可行,若公开与这二个大家族抗衡如蛋击石,绝对不行”。郭尔贤是个急性的人,他说:“要走今夜就走,你带惠儿先往寒硎山果场暂住,生米煮成熟饭,林员外也无可奈何”。于是,郭尔隆叫林惠儿收拾行李,连夜逃往寒硎山,这里果场也是林家的,众人见是小姐到来,加上郭尔隆平日为人良善,深受众人喜爱。大家腾出一间房间,让她二人暗地完婚。

再说林员外看看娶亲的日子已近,突然女儿失踪,连郭尔隆也不见了,明知是二人私奔,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一日,林摇水上山看果树,发现妹妹惠儿竟在果场,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你……你真是胆大包天,竟敢私奔,婚期已近爹爹在家百般烦恼,你却在此逍遥,马上跟我回去!”惠儿道:“哥哥,我终身已托郭尔隆,爹爹不允,死也不回。说后进屋紧闭房门。摇水没法,只好回去禀报父亲。

林员外听后怒发冲天,立即命家丁往县城报案。知县王葫芦听说大济乡绅林员外小女被长工郭尔隆拐骗逃往寒硎山,这王县令常受林员外礼物,办事多是有求必应,因而立即派四名捕快前往拘拿。当日郭尔隆在寒硎山毫无觉察下被四名捕快突然袭击,五花大捆送往仙游监狱。未知郭尔隆性命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话说郭尔隆因带林员外女儿惠儿私奔,在寒硎山完婚,被哥哥知道回报父亲,县官王葫庐接到报案,派兵拘捕,郭尔隆在监狱里本是民事犯法,不至于重罪。但消息传到伍狮王府,这“伍狮王”本是一方霸主,一贯欺压良民,自己将要过门的孙媳妇被人拐走,岂肯甘休,王华更是暴跳如雷,要爷爷取出重金到县衙贿赂,定要置郭尔隆死地而方休。可是因为婚姻纠纷,还不至于死罪,怎么办?“伍狮王”老谋深算,,他说:“既然郭尔隆纠集果场工人在寒硎山暗地结婚,近来各地山头都有匪患扰民,何不说他聚众造反,这个寒硎山正是他致命的地方。”王华拍手称道:“还是爷爷髙见,立即备银两前往县衙上下贿赂。”消息传的有脚有手,说郭尔隆与各山头土匪联络,并掳掠良家女子,在大济寒硎山聚众造反,三日内立行斩首示众。

陈新见、郭尔贤二人听到这个消息,惊得六神无主,这造反的罪名非同小可。还是陈新见冷静下来说:“尔贤啊,你哥被人按上造反罪名,这是要杀头的,我们现在一定要设法觧救。”急性的郭尔贤说道:“现在这个腐败的官府是无法说理的,有道是,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休进来,我们这些穷光蛋,跟这两家势炎连天的财主是无法相争的!”陈新见急说:“尔贤你今夜把所有工友及村里要好的青年都请上山,讨论个切实可行的办法。”

所有工人及村民青年听说郭尔隆被捕,且有杀身之祸,众人不约而同上山聚集,皆说惠儿母亲原是应允亲事的,林员外欺贫重富另配伍狮王之孙,郭尔隆与惠儿原是青梅竹马天生一对,结成夫妇这是合情合理的,县官不明,还要判他死罪,真是岂有此理!众人越说越气,此时郭尔贤提议劫牢救人。大家异口同声,今夜立即行动。陈新见看众人如此义气,又思别无办法,只好同意劫牢行动。陈新见安排众人先回家准备器械,三更时分北门集齐,偷偷摸进县城,查明郭尔隆囚房,举刀劈开牢门,砍伤几名守卫,一班人簇拥郭尔隆回大济寒硎山而去。惠儿接见犹如久别重逄,郭尔隆夫妇向众人道谢救命之恩。众人劫牢成功救出郭尔隆,兴高采烈,彻夜不眠。次日,有人匆匆赶上山报讯,说县官调兵前来围剿。郭尔隆说:“众人为了救我,并无造反之心,现在看来弄假成真,只是不知要往何处栖身?”

陈新见说:“目前只有一个去处可以躲避,就是五坪山,我从小到伍狮我姑丈家常跟他上山砍柴到过此地。这五坪山周围五里方圆,在盆地形的山坳里有一百多亩荒地可以开垦种植农作物,只要南北建筑寨栅围墙,居高临下,是个难攻易守的地方。”郭尔隆反复思虑后说道:“目前官府不顾穷人生死,苛捐杂税民不聊生,我们只想冲破封建势力婚姻自主,本无造反之心,现在官兵要置我们于死地,这也是官逼民反,势成骑虎,乡绅结交官府,欺圧百姓,我们上山聚义全心全意为民除害,争取自由,不知众人意下如何?”

贫困的青年村民,特别是那些长工热烈响应,齐声叫好。一班人回家带老少一齐蜂拥往五坪山进发。

再说,“伍狮王”之孙王华听说郭尔隆被人救出并带一班人马要到五坪山起义,夺妻之仇怒火中烧,这次郭尔隆起义军要往五坪山必须路经伍狮,正是报仇的好机会。他立即组织长工及村民,扬言:“郭尔隆要上山做土匪,如不及时消灭,今后对咱地方是大祸害。”一时间,不明真相的村民及长工被组织有一百多人,手持器械被安排各处监视,以防土匪经过。

郭尔隆深知往五坪山必须经过伍狮,冤家路窄,这伍狮王华与自己有争妻之仇,须小心谨慎,因此教众人集齐家属准备连夜通过,并做好两手准备。郭尔隆叫跟随起义的人手持棍棒、马刀先行开路,做好战斗准备。一些人护送家属老少跟后。

原来,伍狮这地方虽有三百多亩田地及一千多亩山地,单“伍狮王”家独占过半。平时田租苛重,髙利贷盘剥,使许多农民失去土地,只有投身他家做工,终年为他当牛做马又得不到报酬,百姓叫苦连天。郭尔隆宣布:“我们在途中若遇阻拦,就先拿他开刀,为地方除害。”

当夜“伍狮王”布置儿子王成及孙儿王华带村民及长工集中待命。三更时分家丁突报,有一队人马已近村旁。王华手持长矛带众人挡住路口,一声发喊:“贼首郭尔隆,你胆敢掳掠民女上山做土匪,若先把吾妻林惠儿留下,你要上山做土匪我不管,将来自有官兵围剿,若说半个不字,立即叫你全家灭亡!”

郭尔隆队伍行踪暴露,已知有一场恶战,对王华发话:“你王家在伍狮本地称王称霸,迫害百姓,早晚我要为地方除掉一害,今晚你若识相,放开道路,让我一行上山,暂不与你计较,如若执迷不悟,胆敢阻拦,休怪我刀下无情。”

王华听罢大怒,一声大喊手持长矛直刺郭尔隆心窝。郭尔隆也不示弱,他平时习文练武,早已练就一身武艺,此时正是用武之地,二人交战杀得难分难解。双方即将混战,陈新见看到他姑丈和表兄也在其中,随即叫住众人:“大家不必为恶霸伍狮王卖命,我们贫苦农民也是官逼民反,你们想想看终年累月为伍狮王做苦工,还得不到吃饱穿暖,家家负债累累卖田卖儿,这次郭尔隆大哥上山聚义,就是要为地方除恶,让大家过自由幸福的生活。”陈新见的姑丈一家深知伍狮王一家的残忍,此时若无劝告乡亲,外甥必然遭殃,因而父子二人先响应,说道:“我们为伍狮王一家卖命不值,还是跟郭尔隆上山起义争取自由。”阵地上传来王华惨叫一声,随即倒地。原来郭尔隆武艺髙强,王华哪是他的对手,二十几个回合王华便被郭尔隆杀死。众人见王华已死,在陈新见姑丈父子的劝说下,皆表示再也不愿为恶霸伍狮王一家卖命了。

郭尔隆见首次替老百姓扬眉吐气的时候到了,当即宣布:“先灭伍狮王威风,起义队伍与当地村民及长工往王府打开粮仓叫贫苦农民取回救命粮食,部分装载上五坪山以作军粮。”

王成见儿子被杀,起义军气势汹汹,又见村民及自己的长工都投向起义军,全家躲进府内不敢出来。部分村民及长工们为了脱离苦海,一起跟随上山而去。次早,王成见老父亲怒气攻心,气绝于地,再也没有爬起来。想不到多年在伍狮本地耀武扬威的伍狮王竟如此不堪一击。贫苦农民欢声笑语,互传喜讯。郭尔隆惩治伍狮王,开仓放粮之事迅速传开,为此名声大振,各地穷人及受地方恶霸欺压的,纷纷投奔五坪寨参加起义。自从起义军进山,五坪山就改称五坪寨,一直流传下来。

再说,仙游县官知道郭尔隆在牢被劫又上山造反,立即禀报知府调兵惩剿。未知郭尔隆如何迎敌,请听下回分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话说郭尔隆惩治地方恶霸“伍狮王”放粮救民,名声大振,各地贫民来投者不下千人,已成一支规模壮大的农民起义军。郭尔隆在五坪山建山寨 ,从此“五坪寨”一直流传至今。

山寨经过建设已是一个易守难攻的牢固阵地。众兄弟回想过去都是替别人做牛做马,现在劳动果实归自己,尝到自己种出来的粮食及瓜果蔬菜,真有说不出的高兴。郭尔隆并不停留在山寨上的喜悦,他派郭尔贤带二名义军下山了解民情。这日走到园庄周宅地方,听见一家人哭声连天,围观者甚多。郭尔贤走前问他为何哭得如此伤心?原来这人名叫吴信仁,他说父亲贫病交加,两年前向财主周百年借粮二百斤,因为连年旱灾,无法还债,今日周百年儿子上门讨债,说是欠他三千二百斤粮食,若无立还,要将妹妹抵债。他一时气愤不过与其动手厮打。不想周财主回家叫来三兄弟强掳妹妹,还打伤母亲,因此伤心。郭尔贤说,你借二百斤粮,因何说要还三千二百斤?众村民说,周百年有两个老婆,生下三个儿子,横行村里无人敢与作对。此村虽有二百多亩田地,一千多亩茶园,只周百年一家就占一半以上。他发财的高招是放高利贷,他放贷有两个名目,一叫“三头榜”就是春季青黄不足时借去粮食一百斤,等夏季成熟时就要还他一百五十斤。如果无法还他,连本带利,秋季就要还他二百二十五斤,这是亲戚朋友较有情面的。其他人只能借“牛敢厮答”了,什么叫“牛敢厮答”?就是借时一百斤,下季还时二百斤,每年翻二番,若借一百斤粮食,二年后连本带利,利滚利,就得还一千六百斤。所以这里的穷人一旦负上债,就永远还不清了。因此,许多土地被兼并抵债,农民一旦失去了土地,就只得给他做工。周百年一家苛刻长工,糟蹋良家女子是出了名的。吴信仁母子担心小妹落入虎口,恐被玷污,所以母子哭得如此伤心。

郭尔贤听后,急道:“我马上到周家说理,立刻放回你小妹。”众人劝道说,壮士你千万别去!他家养一班打手,横行霸道,是不容说理的。二名义军劝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上山禀报寨主,调兵惩治。于是,郭尔贤三人赶回山寨报信。郭尔隆听后气愤地说,如此恶霸,若不严惩,老百姓怎能生活下去。立即与陈新见,郭尔贤商议夜里下山惩治事情。

起义军下山,连夜混战中杀死周百年及两个儿子,救出吴家小妹信英及一班苦工并开仓放粮,郭尔隆当场宣布,凡被周百年无理强占的田地一律归还原主耕种。村民们欢呼雀跃,奔走相告。有五坪寨义军作主,这幸福的日子有盼头了。

从此,五坪寨义军威名大震。官府曾多次派兵围剿,只因山寨周围石砌围墙牢固,又是居高临下,官兵屡次围攻,都被山上石头滚滚从天而降,官兵每阵伤亡惨重。军粮搬运困难,坚持不了多久,都是无功而返。而山寨自种粮食充足,不怕围困,所以能长期坚守下来。

郭尔隆时时提高警惕,派陈新见带人往枫亭方向了解官兵情况。走到溪南村,听见有人大骂缺德,不惜五谷,定遭雷劈!又见一堆糯米饭,众人拿去拌灰土,陈新见觉得奇怪,便上前看看。原来是一家有名的财主,人称“溪南财主”,他为子孙千秋万代考虑,用红泥、石灰和沙子称为“三合土”,加上糯米饭当作建墙材料,建成粮库叫做土寨。他已建有二个土寨,这次建筑的是第三个土寨,也叫做尾寨。建寨头几天,工人们因都是贫民,见糯米饭拿来做墙壁实在可惜,乘财主不见,偷偷拿来吃点。后被财主娘发现,她就用人尿泼米饭,使人无法再吃,因此大家骂他缺德。

说起溪南财主,还真有一段故事:有一年春节,他到九鲤湖祈仙梦,望仙翁指示他的财会发到几代?一梦醒来,记得仙翁说,你财会发到尾代。不知那一代是尾代?反正千秋万代吧!说来也是他为人缺德,出了一个尾代子。大家叫他吓憨,读书考试时央人替做,为他替写一字一片铜钱,替做一付对对,一个银元。这还不见奇,后来索性不读书,单独玩耍又无聊,他想个办法,把家中银元装满口袋,一路跑去故意让其掉下。这样全村儿童好奇地跟在他后面抢银元,十分热闹,口袋银元掉完,回去再装,直玩到尽兴。更令人奇特的是斗鸡,他家有一头大鸡公,十分勇猛好斗,邻居的鸡公鸡母被逐得无处跑。他觉得好玩,于是带一班顽童把公鸡抱到外村去比斗,公鸡由于地点生疏不敢施展在家的威风,结果斗败下来。他认为自己的鸡公不如别人的,很懊恼,就把别人斗胜的买下,抱到别村去再斗,结果是一村的鸡公比一村强,他就把斗败的丢下不要,再买斗胜的,这也是财主破败的预兆。

陈新见立即把此奇闻上山禀报。郭尔隆听后,觉得农民辛辛苦苦收来粮食连吃都不饱,财主却如此荒唐,糟蹋粮食,真是可恨。决定下山惩治。再说溪南财主发财的诀窍是囤积粮食,他在收成时大量低价籴入,藏在土寨里,青黄不接时再高价粜出。他大门前有中举人的祖先留下一杆旗杆,每到粜谷时升旗为号,周围几十里都能看到,纷纷前来籴谷。郭尔隆了解此情况,也不着急下山,等到端午节,正是青黄不接时,队伍浩浩荡荡开往渓南村,义军一到,立即升旗,周围五十三村群众纷纷赶来。郭尔隆当即宣布,此次谷子不用钱,大家尽管取回食用,财主反正把粮食筑墙壁,何不用来赈济贫民。财主见义军人多势大无可奈何,突然醒悟,仙翁指眀,我财会发到尾寨,兴化方言“寨”“代”同音,所以尾代即尾寨啊!全家哭哭啼啼尾寨啊尾代,仙翁隐语显现,到这尾寨完蛋了。郭尔隆惩治劣绅恶霸的故事很多,一直流传至今。

本文由betway体育发布于考古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岜仙传说,儍憨小传新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