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betway体育注册|betway必威中文官网

宙斯和伊俄

珀拉拉斯戈斯王伊那科斯乃是一古老王朝的嗣君,他有人美丽的女儿叫做伊俄。一次当她地勒耳那草地上为她的父亲牧羊,俄林波斯圣山的大神宙斯偶然看见她,心中对于她燃起了火焰一样的爱情。他变形为一个男人,走来用甜美的挑逗的言语引诱她。

伊娥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那是如何地幸福呀,当一个人有一天可以称呼你为他自己的!但没有人类配爱你,你只适宜于做万神之王的新妇。我便是他,我是宙斯。不,你不要跑开!看看,这正是灼热的中午。和我到左边的树荫中去,它会以它的清凉接待我们。为什么你要在当午的炎热中劳苦呢?你不必害怕进入阴暗的树林,城野兽们都蹲伏于幽暗地溪谷;因为我手中执关天国的神杖,挥闪着嶙峋的闪电于大地,我不是在这里保护你么?

彼拉斯齐人是古希腊最初的居民。他们的国王乃是伊那科斯。他有一 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名叫伊娥。有一次,伊娥在勒那草地上为他的父亲牧羊, 奥林匹斯圣山的主宰一眼看见了她,顿时产生了爱意。宙斯心中的爱情之火 越来越炽热,于是他扮作男人,来到人间,用甜美的语言引诱挑逗伊娥:“哦, 年轻的姑娘,能够拥有你的人是多么幸福啊!可是世界上任何凡人都配不上 你,你只适宜做万神之王的妻子。告诉你吧,我就是宙斯,你不用害怕! 中午时分酷热难挡,快跟我到左边的树荫下去休息,你为什么在中午 的烈日下折磨自己呢?你走进阴暗的树林,不用害怕,我愿意保护你。我是 执着天国权杖的神,可以把闪电直接送到地面。” 姑娘非常害怕,为了逃避他的诱惑,飞快地奔跑起来。如果不是这位 主神施展他的权力,使整个地区陷入一片黑暗,她一定可以逃脱的。现在, 她被包裹在云雾之中。她因担心撞在岩石上或者失足落水而放慢了脚步。因 此,落入宙斯的手中。 诸神之母赫拉是宙斯的妻子,她早已熟知丈夫的不忠实。他背弃了妻 子,却对凡人或半神的女儿滥施爱情。赫拉的猜疑与日俱增,她密切监视着 丈夫在人间的一切寻欢作乐的行为。这时,她突然惊奇地发现地上有一块地 方在晴天也云雾迷蒙。那不是自然形成的。赫拉顿时起了疑心,寻找她那不 忠实的丈夫。她寻遍了奥林匹斯圣山,就是找不到宙斯。“如果我没有弄错 的话,”她恼怒地自言自语,“丈夫一定在做伤害我感情的事!”于是,她驾 云降到地上,命令包裹着引诱者和他的猎物的浓雾赶快散开。 宙斯预料妻子来了,为了让心爱的姑娘逃脱妻子的报复,他把伊那科 斯的可爱的女儿变为一头雪白的小母牛。即使成了这副模样,俊秀的伊娥仍 然很美丽。赫拉立即识破了丈夫的诡计,假意称赞这头美丽的动物,并询问 这是谁家的小母牛,是什么品种。宙斯在窘困中,不得不撒谎说这头母牛只 不过是地上的生物,是纯种。赫拉假装很满意他的回答,但要求丈夫把这头 美丽的动物作为礼物送给自己。现在受到欺骗的欺骗者该怎么办呢?他左右 为难:假如答应她的请求,他就失去了可爱的姑娘;假如拒绝她的要求,势 必引起她的猜疑和嫉妒,结果这位不幸的姑娘会遭到恶毒的报复。想来想去, 他决定暂时放弃姑娘,把这光艳照人的小母牛赠给妻子。赫拉装作心满意足 的样子,用一条带子系在小母牛的脖子上,然后得意洋洋地牵着这位遭劫的 姑娘走了。可是,女神虽说骗得了母牛,心里却仍然不放心。她知道要是找 不到一块安置她的情敌的可靠地方,她的心里总是不得安宁的。于是,她找 到阿利斯多的儿子阿耳戈斯。这个怪物好像特别适合于看守的差使,他有一 百只眼睛,在睡眠时只闭上一双眼睛,其余的都睁着,如同星星一样发着光, 明亮有神。 赫拉雇了阿耳戈斯看守可怜的伊娥,使得宙斯无法劫走他的落难的情 人。伊娥在阿耳戈斯一百只眼睛的严密看守下,整天在长满丰盛青草的草如 上吃草。阿耳戈斯始终站在她的附近,瞪着一百只眼睛,盯住她不放,忠实 地履行看守的职务。有时候,他转过身去,背对着姑娘,可是他还是能够看 到姑娘,因为他的额前脑后都有眼睛。太阳下山时,他用锁链锁住她的脖子。 她吃着苦草和树叶,睡在坚硬冰凉的地上,饮着污浊的池水,因为她是一头 小母牛。伊娥常常忘记她现在不再是人类了。她想伸出可怜的双手,乞求阿 耳戈斯的怜悯和同情,可是她突然想起她已没有手臂了。她想以感人的语言 向他哀求,但她一张口,只能发出哞哞的吼叫,连她自己听了都吓了一跳。 阿耳戈斯不是总在一个固定的牧场看守她,因为赫拉吩咐他不断地变换伊娥 的居处,使宙斯难以找到她。这样,伊娥的看守牵着她在各地放牧。一天, 伊娥发现来到了自己的故乡,来到一条她孩提时常常嬉耍的河岸上。这时, 伊娥第一次从清澈的河水中看到了自己的面容。在水中出现一个有角的兽头 时,她惊吓得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不敢再看下去。怀着对姐妹们和父 亲伊那科斯的依恋之情,她来到他们身边,可是他们都不认识她。伊那科斯 抚摸着她美丽的身体,从小树上捋了一把树叶喂她。 伊娥感激地舐着他的手,用泪水和亲吻爱抚着他的手时,老人却一无 所知,他不知道自己抚摸的是谁,也不知道刚才谁在向他感恩。 终于伊娥想出了一个拯救自己的主意。虽然她变成了一头小母牛,可 是她的思想却没有受损,这时她开始用脚在地上划出一行字,这个举动引起 了父亲的注意。伊那科斯很快从地面上的文字中知道站在面前的原来是自己 的亲生女儿。“天哪,我是一个不幸的人!”老人惊叫一声,伸出双臂,紧紧 地抱住落难女儿的脖颈,“我走遍全国到处找你,想不到你成了这个样子! 唉,见到了你比不见你更悲哀!你为什么不说话呢?可怜啊,你不能给我说 一句安慰的话,只能用一声牛叫回答我!我以前真傻啊,一心想给你挑选一 个般配的夫婿,想着给你置办新娘的火把,赶办未来的婚事。现在,你却变 成了一头牛……”伊那科斯的话还没有讲完,阿耳戈斯这个残暴的看守,就 从伊那科斯的手里抢走了伊娥,牵着她走开了。然后,自己爬上一座高山, 用他的一百只眼睛警惕地注视着四周。 宙斯不能忍受姑娘长期横遭折磨。他把儿子赫耳墨斯召到跟前,命令 他运用机谋,诱使伊那科斯闭上所有的眼睛。赫尔墨斯带上一根催人昏睡的 荆木棍,离开了父亲的宫殿,降落到人间。他丢下帽子和翅膀,只提着木棍, 看上去像个牧人。赫耳墨斯呼唤一群羊跟着他,来到草地上。这儿是伊娥啃 着嫩草、阿耳戈斯看守她的地方。赫耳墨斯抽出一枝牧笛。牧笛古色古香, 优雅别致,他吹起了乐曲,比人间牧人吹奏的更美妙,阿耳戈斯很喜欢这迷 人的笛音。他从高处坐着的石头上站起来,向下呼喊:“吹笛子的朋友,不 管你是谁,我都热烈地欢迎你。来吧,坐到我身旁的岩石上,休息一会儿! 别的地方的青草都没有这里的更茂盛更鲜嫩。瞧,这儿的树荫下多舒服!” 赫耳墨斯说了声谢谢,便爬上山坡,坐在他身边。两个人攀谈起来。 他们越说越投机,不知不觉白天快过去了。阿耳戈斯打了几个哈欠,一百只 眼睛睡意朦胧。赫耳墨斯又吹起牧笛,想把阿耳戈斯催入梦乡。可是阿耳戈 斯怕他的女主人动怒,不敢松懈自己的职责。尽管他的一百只眼皮都快支撑 不住了,他还是拼命同瞌睡作斗争,让一部分眼睛先睡,而让另一部分眼睛 睁着,紧紧盯住小母牛,提防它乘机逃走。 阿耳戈斯虽说有一百只眼睛,但从来没有见过那种牧笛。 他感到好奇,打听这枝牧笛的来历。 “我很愿意告诉你,”赫耳墨斯说,“如果你不嫌天色已晚,并且还有耐 心听的话,我很乐意告诉你。从前,在阿耳卡狄亚的雪山上住着一个着名的 山林女神,她名叫哈玛得律阿得斯,又名绪任克斯。那时,森林神和农神萨 图恩都迷恋她的美貌,热烈追求她,但她总是巧妙地摆脱了他们的追逐,因 为她害怕结婚。如同束着腰带的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一样,她要始终保持独 身,过处女生活,但最后当强大的山神潘在森林里漫游时,他看到了这个女 神,便走近她,凭着自己显赫的地位急切地向她求爱。但她拒绝了他,夺路 而逃,不一会就消失在茫茫的草原上,她一直逃到拉同河边。河水缓缓地流 着,可是河面很宽,她无法蹚过去。姑娘很焦急,只得哀求她的守护女神阿 耳忒弥斯同情她,在山神还没追来之前,帮她改变模样。这时,山神潘奔到 她面前。他张开双臂,一把抱住站在河岸边的姑娘。但使他吃惊的是,他发 现抱住的不是姑娘,而是一根芦苇。山神忧郁地悲叹一声,声音经过芦苇管 时变得又粗又响。这奇妙的声音总算使失望的神衹得到了安慰。“好吧,变 形的情人啊,”他在痛苦中又突然高兴地喊叫起来,“即使如此,我们也要结 合在一起!”说完,他把芦苇切成长短不同的小杆,用蜡把芦苇杆接起来, 并以姑娘哈玛得律阿得斯的名字命名他的芦笛。从此以后,我们就叫这种牧 笛为绪任克斯。” 赫耳墨斯一面讲故事,一面目不转睛地看着阿耳戈斯。故事还没有讲 完,阿耳戈斯的眼睛一只只地依次闭上。最后,他的一百只眼睛全闭上了, 他沉沉昏睡过去。现在赫耳墨斯停止吹奏牧笛,他用他的神杖轻触阿耳戈斯 的一百只神眼,使它们睡得更深沉。阿耳戈斯终于抑制不住地呼呼大睡,赫 耳墨斯迅速抽出藏在上衣口袋里的一把利剑,齐脖子砍下他的头颅。 伊娥获得了自由。她仍然保持着小母牛的模样,只是已除掉了颈上的 绳索。她高兴地在草地上来回奔跑,无拘无束。当然,下界发生的这一切事 都逃不了赫拉的目光。她又想出了一种新的折磨方法来对付自己的情敌。碰 巧她抓到一只牛虻。她让牛忙叮咬

这女郎逃避他的诱惑。恐怖使她如飞地奔跑。真的,假使不是他施展地的权力并使整个地区陷于黑暗,她必可以逃脱的。她为云雾包裹着,因为担心而放慢脚步,唯恐被石头绊倒或者失路落水。因此,不幸的伊俄陷入了宙斯的罗网。

诸神之母的赫拉,久已熟知她的丈夫的不忠实。因为他常常肯着她,对半神和凡人的女儿滥施爱情。她永不约束她的愤怒和嫉妒,始终怀着顽强的疑心监视着宙斯在地上的每一行动。现在她又在注视着她丈夫瞒着她寻欢作乐的地方。她吃惊地看见那地方在晴天也迷蒙着云雾。那不是从河川升起,也不是从地上,也不是由于别的自然的原因。她即刻起了疑心。她寻遍了俄林波斯圣山,都不见宙斯如果我没有弄错,她恼恨地说,我的丈夫一定又在做着触犯我的重大的罪过。

因此她离开天上的高空,乘云下降到人间,并吩咐屏障引诱者及其猎获物的云雾散开。宙斯预先知道她来到,为了要从她的嫉恨中救出他的情人,他使这伊那科斯的可爱的女儿变形为雪白的小母牛。即使这样,这女子看起来仍是很美丽的。赫拉即刻看透她的丈夫的诡计,假意夸赞这匹美丽的动物,并询问他这是谁的,从那里来,它吃什么。由于窘困和想打断赫拉的问话,宙斯扯谎说这小母牛只不过是地上的生物,没有别的。赫拉假装对于他的答复很满意,但要求他将这美丽的动物送她作为赠礼。现在欺骗遇到欺骗,怎么办呢?假使他答应她的请求,他将失去他的情人;假使他拒绝她,她的酝酿着的疑嫉将如火焰一样地爆发,而她也真的会殛灭这个不幸的女郎。他决定暂时放手,将这光艳照人的生物赠给他的妻子,他想她的秘密是隐藏得很好的。

赫拉表示很欢喜这赠礼。她在小母牛的颈子土系上一根带子,并得意洋洋地将她牵走,小母牛的心怀着人类的悲哀,在兽皮下面跳跃着。但这女神不放心她自己的行动,她知道除非把她的情敌看守得非常严密,她是不会放心的。她找到阿瑞斯托耳之于阿耳戈斯,他好像最适宜于做她心想着的差使。因为阿耳戈斯是一个百眼怪物,当睡眠的时候,每次只闭两只眼,其余的都睁着,在他的额前脑后如同星星一样发着光,仍然忠实于它们的职守。赫拉将伊俄交托给阿耳戈斯,使得宙斯不能再得到这个她从他那里夺去的女郎。被百只眼睛监视着,在漫长的白天里,这小母牛可以在长满青草的山坡上啮草;无论她走到那里总不能离开阿耳戈斯的视线,即使她走到他的身后,也会被他看见。夜间他用极沉重的锁链锁住她的脖颈,她吃着苦草和强韧的树叶,躺在坚硬的光秃秃的地上,饮着污浊的池水。伊俄常常忘记她不再是人类。她要举手祈祷,这才想起她已没有手。她想以甜美的感人的言语向阿耳戈斯祈求,但当她一张口,她便畏缩起来,只能发出犊牛一般的鸣叫。阿耳戈斯不仅是在一个地方看守她,因为赫拉吩咐他将她牧放得很远很广,使宙斯难以找到她。这样,她和她的守护人在各地游牧着,直到一天她发觉来到她自己的故乡,来到她幼时常常嬉游的河岸上。现在第一次她看见她自己改变了的形状。当那有角的兽头在河水的明镜中注视着她,她在战栗的恐怖中逃避开自己的形象。由于渴望,她走向她的姊妹和她的父亲那里去,但他们都不认识她。真的,伊那科斯抚扣她的光艳照人的身体并给她从附近小树上摘下来的叶子。但当这小母牛感恩地舐着他的手,用亲吻和人类的眼泪爱抚着他的手时,这老人仍猜不出他所抚慰的是谁,也不知道谁在向他感恩。最后这可怜的女郎想出一个巧妙的主意,因她的思想并不曾随形体有所变化。她开始用她的蹄弯弯曲曲地在沙上写字。她的父亲本来就为这种奇异的动作引起注意,现在立刻明白他自己的孩子站立在他的面前了。

多悲惨呀!这老人惊呼起来,抱住他的呜咽着的女儿的两角和脖颈。 我走遍全世界寻找你,却发现你是这个样子!唉,现在看见你比不看见你更悲哀!你不说话么?你不能给我以安慰的话只是作牛叫么?我以前真傻呀!我把心全用在挑选一个可以匹配你的女婿,而现在你却变成一只牛。……伊那科斯的话还没有说完,阿耳戈斯,这残酷的监护人,就从她的父亲那里把伊俄抢走,牵着她远远走开,另到一块荒凉的牧场。于是他自己爬到山顶上,用那一百只谨慎的眼睛看望着四周,执行着他的职务。

现在宙斯不能再忍受对于伊俄的悲恸。他召唤他的爱子赫耳墨斯,命令他诱骗可恼恨的阿耳戈斯闭上他所有的眼睛。赫耳墨斯将飞鞋绑在脚上,戴上旅行帽,有力的手上握着散布睡眠的神杖。他这样装束着,离开父亲的住屋飞降到地上。他放下他的帽子和飞鞋,只是持着神杖,所以他看起来好像一个执鞭的牧童。他诱使一群野羊跟随着他,来到伊俄在阿耳戈斯永久监视下啮着嫩草的寂寞的草原。赫耳墨斯抽出一种叫做绪任克斯的牧笛,开始吹奏乐曲,比人间的牧人所吹奏的更美妙。

本文由betway体育发布于betway必威中文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宙斯和伊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